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布衣天国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蛛丝马迹

第二百二十五章 蛛丝马迹

推荐阅读: 重生之侯府嫡女贞观祸害相府嫡女重生记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不负余生负情深透视神医最后一个葬魂师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招魂先生缝尸匠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二百二十五章·蛛丝马迹

    大帐里面倒是谈的热闹,萧燕儿的冷哼声、娇叱声,隔着营帐外面的金铭尹都能分别出来,

    不过他自己这会儿倒是清闲了,因为今日是辽人作为主方,大帐的外面也是韩光德带来的那三百精锐铁骑值守,而夏军依照惯例只是辅守在外围而已,

    再说了,在这西北,只要夏辽两国有心坐下来谈,基本也没有谁敢不开眼来招惹这两尊庞然大物。(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金铭尹骑在马上,沿着这河岸是趟过来溜过去,时不时的看着挂的越来越高的日头,直到那耀眼的金光刺的他不能再抬头,这大帐里面也没有任何要出来人的意思。

    “铭尹哥,伯爷他们什么时候能谈完啊?”

    显然,既无聊又不耐的人还不止他一个,

    金铭尹挤着眉毛,把手伸进感觉到越来越重的素樱盔里面挠了挠头,又转头瞅了瞅大帐的方向,应道:“我看样子的,没有一天的光景儿是甭想结束了。”

    “啊?这么久!”

    毛子听完金铭尹的话,原本的小脸庞被他拉的老长,跟他一样抬头眯缝这眼跟天上的金光触了触,才不甘心的败下阵来,

    不过这小子也是个坐不住的,朝着金铭尹挑眉道:“哎!铭尹哥!这周围山青水绿的,想必有不少野鸡野兔的,打上两只咱们晚上也能尝尝鲜啊!”

    金铭尹听着他说的超周围看了看,你别说,韩林这杳无人烟的地方,却还是个依山傍水的绝佳风景处,不远处还有一片高高耸起的土丘,上面郁郁葱葱的满是针叶松,饶是在这寒冬时节仍是一抹墨绿。

    眼睛馋归眼睛馋,嘴上却是硬的很,他撇了撇嘴斥那毛子道:“你瞎说什么呢?逸哥他们在里面和谈,还得靠我护他周全呢,怎么能随便乱跑,你这叫擅离职守你知道嘛。”

    毛子却没有因为金铭尹的假意推脱而停止自己的糖衣炮弹,他朝着身后的五百精兵指了指,“弟兄们都在这儿,辽人的骑兵也在这儿,谁会不开眼的来搅局?再说了,咱们去去便回,伯爷哪里会知道。”

    但凡人在控制不了自己欲望的时候,总是能够从任何细小的线索中找到支持自己方向的理由和条件,

    很显然金铭尹就是如此,他能受得了毛子这撺掇,那他就不叫金铭尹了,

    “那可说好了,咱们去去就回。”

    “放心吧,伯爷出来的时候,咱们准时站在这儿。”

    金铭尹朝着身后人马中的一甲胄小将一招手,吩咐道:“你在这儿盯着,我去去就回。”

    “是!”

    然后毛子就看到金铭尹从怀里掏出来一杆越有小臂长短的短铳,通体看似是铜器打造,阳光之下泛着暗金色的光泽,朝着远处一指,

    “还愣着干嘛,咱们走!”

    “哎哎哎,铭尹哥,等等我!”

    毛子还没上马,金铭尹已经是撒开四蹄冲了出去.......

    韩林这个土丘倒是不高,金铭尹带着毛子两个骑着快马没用多久就奔到了山坡脚下,

    还别说,这地方虽然天冷的要死,但是光是一路跑过来看到的野兔子就已经不下五六只了。

    “毛子,把那灰兔子往这边赶赶!”

    “好勒!”

    毛子应声加快马速往林子边上冲去,而金铭尹则缓缓地勒住马缰,一只手端起短铳,屏气凝神寻找着目标,

    山里的野兔受到马蹄的惊吓,机灵点的奔着自己的兔窝一头就钻了进去没了踪影,稍微蠢笨一些的,惊慌之余就跑到了与林地相反的方向的空旷地带,

    这些便是金铭尹的目标!

    他就像是一个狡猾的猎人,心里默默计算着马速、和手里火铳的准头,直到找到一个微妙而又致命的临界点,才猛地扣动扳机!

    “砰!”

    “打中没?”

    毛子听到枪响,猛地一勒胯下飞奔的骏马,手上搭起凉棚朝着金铭尹铳口所指的方向望去,这关乎到他晚上是不是有野兔肉吃。

    不过

    一向是百发百中的金铭尹好像失了手,只见到铳口袅袅冒起的青烟,却没有见到地上野兔的尸体,

    “没打中?”毛子催马过来开口问道,

    金铭尹也是一脸问号的将手铳的后膛掰开瞧了瞧,然后又冲着远处比划了两下,方才咧嘴苦笑一声,“应该是瞄到了的,只不过射程太近了。”

    毛子倒是比较好奇金铭尹手里的这短铳,指了指那短小的铳身问他道:“铭尹哥,你这短铳我从来都没见过,是新做出来的吗?”

    金铭尹将手里已经发射空的短铳递给毛子,解释道:“这就是之前逸哥让我做的那种手铳,原来还说不过是一般的火铳变得短点儿而已,哪想到铳身变短容易,准头儿和射程却都变的大不如从前了。”

    毛子不如金铭尹对这火器这么熟络,只是拿在手里踮了踮,觉得分量还是挺重的,又听金铭尹这么说,开口问他道:“不过我看你刚才那一铳是挺响的,想来如果距离近的话,应该也不差吧?”

    金铭尹这倒是点了点头,“嗯,你说的不假,要想发挥出火器营手里那铳的威力,我估计得站在别人二十步之内,有这功夫不如拿刀砍了。若是碰到思意姐那种高手,怕你这手铳还没掏出来,脑袋早就飞了。对于欣儿姐这种不通武艺的,只能说聊胜于无罢了。”

    毛子左右又看了看,把手中的短铳递还给金铭尹,然后取下了挂自己马前的短弩,向他挥了挥,“看来你的短铳是指望不上了,还是看我的箭术吧。”

    “好!这次换我赶,你射!”

    “驾!”

    两个人再次纵起胯下的骏马分而驰之,

    只是

    还没跑出两步,金铭尹和毛子就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那是......辽人?”

    倒是毛子眼睛尖儿,先看到了远处的不寻常,朝着那边一指,回头问金铭尹,

    金铭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约莫有七八个人军士,推着两辆大车,大车上面都横放着一个巨大的、圆滚滚的酒桶装的东西,看起来其中一辆车似乎陷在了泥里,半歪倒在一边儿,而且似乎这车上“大酒桶”的重量还不小,饶是两辆车七八个人一起来推,还是感觉欠着几分力气,没能让大车脱离泥沼。

    “肯定是辽人了,咱们的人都在营里,没来由的跑到这儿来推什么车。”

    毛子“嗯”了一声,然后转头问道:“那.....咱们要过去帮一把吗?”

    金铭尹想了想,虽说之前拼杀的够惨烈,但是毕竟现在也要和谈了,昨儿赶来路上还听安逸说这次和谈可能要让两边和平共处很长一段时间,这么说来就是盟友了,不帮一把好像也不太好,

    便应毛子道:“走吧,过去看看。”

    金铭尹带着毛子快马赶过去一看,还真的七八个都是盘领鹘尾甲的辽兵,不过好像这军装哪里感觉怪怪的,

    “你们可是和谈大营里的?”

    那七八个辽兵可能注意力都放在推大车出坑上了,直到金铭尹赶到近前张口问话,那为首的一个才像是吓了一跳一样抬首看来,

    而且........很快就变出了一副笑脸,笑的特别不自然,像是被金铭尹撞破了什么事儿一样。

    “是的是的,我们就是和谈大营里的,这是咱们大元帅要的东西,早上差我们去大营取的,你看,没成想陷在这儿了。”

    金铭尹就问了一句,没想到这人转轮跑似的突突突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不过看起来别人挺热情的,金铭尹也不好摆个冷脸,赶忙翻身下马道:“我们两个来帮你们吧!”

    说着,带着毛子就要一起上手帮他们推。

    “别别别!”

    那为首的一人似乎想都没想就摆手拒绝,快步走上前来把他们两个挡在了身前,

    不过他好像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自然,解释似的说道:“额......这东西脏得很,我看二位都是甲胄鲜亮的,别弄脏了才是。”

    金铭尹满不在意道:“没事没事,营中甲胄还有好几套呢,回去再换就是了。”

    “可是......”

    那为首的人刚要笑着再开口拒绝,话却被身后的一人打断了,

    “大档头,人家要帮忙也是一片好意啊。”

    那人虽然不着痕迹的朝着为首辽兵使了个眼色,却被一直注视着他们的金铭尹瞅了个正着,

    这帮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还没等他想明白,为首之人就忽然像是换了个脸一样,把身子一闪,笑着道:“哎呦,我们这就太不好意思了,要劳烦你们二位。”

    “没事没事,动动手而已。”

    也兴许是这大车就缺了两份力道,金铭尹和毛子一人一边喊着口号;

    “一、二、三,推!”

    这九个大汉一使劲儿,就把深陷泥里的这大车一鼓作气的给推了上来,

    “哎哎,小心点儿!”

    只是没成想到坑的外面还有个尖石头,大车从坑里被猛地推了上来力道本来就大,再加上微微有点坡度的惯性,使得车轮子根本就收不住一下子从尖石头上碾了过去,

    “咣!”

    车倒是没事儿,只是上面那“大酒桶”被咯的猛地向左一倾斜,重重撞击在大车左侧的护壁上,

    倒是那“酒桶”虽大,但是桶壁却是有些薄,竟被大车护壁从上面撞出了一个裂口,“酒桶”里面暗黑色的浓稠液体迅速的就淌了一地。

    “快快快,你们这些笨手笨脚东西,把桶转一转!”

    为首那人看到“酒桶”漏了,很是气愤,指挥着手底下的人把桶倒了个个儿,想必是桶没有装满,众人给转了个方向之后,那种浓稠液体就再也没有往外流了,

    他好像很害怕金铭尹问起一样,抢先解释道:“你瞅瞅,这大元帅要的菜籽油被他们弄得撒了不少,回去少不得又要挨骂。”

    然后朝着金铭尹和毛子道了个谢:“我们在这儿耽误好久了,得加快赶路了,今天多谢两位了。”

    说完,指挥着手底下的一行人赶着两辆大车逃也似的离开了。

    金铭尹看着他们的背影是满腹狐疑,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里,才恍然的一捶手,“我想起来了!就说哪里不对!”

    “铭尹哥。你想起什么来了?”

    他指着远处对毛子道:“那帮子人,甲胄底下内里衣服的颜色都是黑色的!我们今天早上看到的却都是白色!我就说不对劲儿。”

    毛子却没有注意到那些人内里衣服的颜色,而是指着地上的一滩黑乎乎的浓稠物问道:“这个......是菜籽油?菜籽油不是这个颜色的吧?”

    金铭尹蹲下身子,用手指沾了沾,然后放到鼻子前嗅了嗅,冷笑一声:“屁!还菜籽油,骗孟崎还差不多,骗老子?这明明就是猛火油!”

    毛子感觉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同寻常,“猛火油?又不守城,辽人要这么多猛火油干什么?”

    金铭尹却没想那么多,迅速的飞身上马,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事儿必须赶快回去跟逸哥说!”

    说着,一勒马缰调转马头就朝着营地的方向飞奔而回...........{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