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布衣天国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祸不单行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祸不单行

推荐阅读: 重生之侯府嫡女贞观祸害相府嫡女重生记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不负余生负情深透视神医最后一个葬魂师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招魂先生缝尸匠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二百一十二章·祸不单行

    蜀王依着崇正的旨意归成都主持大局之后,这边兰州的一应事宜就只有安逸和大都督孙德璋在维系了。(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虽说夏辽之间进入了一个比较默契的休战期,但是并没有正式的宣布战争的结束,所以安逸和孙德璋两个人不仅要维持军务的一应事宜,还要继续探查辽军的动向,确保在这非常时期之内兰州的安危,

    再加上这疫病的爆发给城中带来的各种纷乱繁杂的事物,还有崇正吩咐下来要准备的和谈的事儿,恨不得让两个人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

    不过好在安逸上表上次战役中有功之臣的折子崇正倒是说话算话的一概照准,算是给他省了不少心思,

    安逸先是表奏姜尚做了四川都指挥副使,统筹四川绿营的一切行伍事物,然后把原火器营把总江云调到了甘肃镇边军的序列,升做了个副总兵,并且把整个火器营都划了过去,主要开始着手因战而导致近乎全军覆没的甘肃镇边军扩员的问题,毕竟安逸自己现在是真心腾不出手理甘肃镇边军的事儿了,暂时一股脑丢给了江云,

    成都的左、右两卫则被安逸统一交由新升任游击将军的赵凌风一手操持,只有左右卫指挥使的人选那就是他赵凌风自己要操心的了,

    最后是孟崎,孟崎也被安逸从原成都守备署衙先锋营里面拽了出来,委了他个成都守备将官的缺儿,不过暂时并不归姜尚管辖,而是来给这兰州城做个“大浆糊”,并拨了他一千人马意在这非常时期维系兰州城内的一应秩序。

    为什么叫“大浆糊”呢?要说这名还是安欣给起的,不过让安逸说确实贴切,

    兰州城里面因为疫病的原因,少不得和成都一样官兵都要进每家每户例行检查病患,这些兵不少都是百战余生之人,做起这些来少不得有粗蛮无礼的事儿在里面,这到了百姓的嘴里有时候就会成了这官军打着检查疫病的幌子,干些个欺男霸女的勾当,

    不过这事儿和江如月通过信的安逸心里清楚,有时候这些百姓家中私藏病患的事也是确有发生,今天留一个在床上,明儿就是一家子人躺在地上,但是大兵们又都不是能说会道的秀才,好话赖话说不听的时候就只能来硬的了,

    这时候孟崎这“大浆糊”就派上了用场,手里攥着静远伯爷安逸给的令牌,哪儿有这些争执纠纷,就出现在哪里,甭管你是民是兵,是绿营还是边军,可以说除了崇正、安逸、孙德璋和廖瑛这四个之外,只要你敢惹事儿,孟崎都照样拿人,

    孟崎因为上次在豆腐脑摊子前仗义出手的事儿,在这兰州城百姓心中的好感度还真是颇高的,所以安逸这一手安排,倒是让这虽是疫病密布的兰州城却并没有陷入混乱之中,依然维持着应有的秩序。

    安逸这儿给自己码牌似的摆了一堆的左膀右臂之后,就接到了大都督孙德璋打过来的太极推手,

    倒也不能怪孙德璋讨巧,实在是忙的焦头烂额而且还都是自己不擅长的,索性他便和安逸私下商量,军事方面的事儿他大都督一应负责,城中有关疫病和对辽和谈的事情,就只能委托他安逸来接手了。

    安逸倒也是欣然接受,这老都督入身行伍大半辈子,这些繁杂军务对于他来说是琐事,对于孙德璋来说不过信手拈来,而且和谈的事儿他本身也是要尽快去解决的,赶紧敲定谈完才能回成都去,见他心中牵挂的人,

    况且,这还能顺带着帮安逸把最头疼的柳彪给安排了。

    上次战役之后,对于柳彪的封赏安逸可以说是苦思冥想,这原本兰州将军的称号虽说是个人尽皆知的虚衔儿,但是在崇正和惠妃眼里那是说小可小,说大可大的,

    安逸也不是傻子,这边皇上给了个虚衔,自己非得借着军功去给他讨个实际的缺儿,若是给个将官把总的,倒是让惠妃觉得自己给他弟弟降了级似的出力不讨好;若是真要个游击、参将的,不仅自己底下人不好交代,让崇正看着自己攀附后宫的行径也太明显了点儿,

    因此,安逸想着倒不如虚上加虚,表了柳彪一个“兰州威武大将军”,

    这下估摸着也是中了崇正的下怀,大笔一挥便应了这听起来赫赫威名,实际上光杆儿将军一个的大头衔。

    孙德璋表示主梳理军务之后,安逸便麻溜的把这位“兰州威武大将军”塞给了他,也是考虑到自己手头的事儿都是慢工出细活的,这小少爷是真心帮不上忙,

    哪知道这小少爷轴的很,死活不愿意,就是要跟着安逸,

    弄得安逸也很是无奈,便故作唬吓得说他道,你跟我可以,但是我这现在主要心思不在军务上,这一是打不了胜仗二来只能安排你到孟崎哪里做个小旗官,

    安逸心道这小少爷估计听完第一条就要不乐意了,哪知道这柳彪二话不说转天儿就去孟崎那报道了,

    这没办法了,都答应人家了还能反悔不成?只能交代孟崎多留意下他便是了。

    卯时三刻

    崇正把青城行宫的两个偏房分了出来,给了安逸和孙德璋用作办公之所,也能为了有事随时听宣,只不过这俩人基本上都是屁股不沾凳子的,没有旨意基本上在偏房里是见不到,

    这不,到了这个点儿,安逸才算是刚刚踏进府门,

    柳思意最近也是天天不曾一刻早睡,一桌子的吃食小菜即便是刻意吩咐小厨房晚些出炉,但是等到安逸回来的时候也都已经是热了再热。

    每当安逸迈步走进厅房里的时候,柳思意已经是熬的手托脸颊,困得金鸡三叩首差点儿连额头磕在桌上,

    “你这丫头,我不是说了让你先睡了嘛,我天天回来都准不了时的,何苦熬着等我。”

    安逸忙上前一把扶住柳思意的臻首,心疼的将她揽在怀里,用手轻轻的搓揉着她的太阳穴。

    柳思意哪里肯让自己夫君深更半夜的回来再吃冷饭,也总是执意要等到安逸回来才肯罢休,自己困得已经是耷拉下来的小脑袋紧闭着眼顺势往安逸的怀里一靠,迷迷糊糊的应着他:“姐姐这不是担心你嘛,我的好弟弟。”

    安逸见这丫头困成这样儿小嘴里还是不忘打趣,也是哭笑不得,俯下身来胳膊抄过她的两条玉腿,将柳思意横抱而起,就欲要把她带回内宅去休息,

    柳思意被他这一抱却是把困意晃丢了三分,她哪里肯让安逸就这么把自己丢回内宅?虽然藕臂自然的环在安逸的颈上,但俏脸却是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我不困了,你别把我放回去,我好不容易等你到现在了。”

    “都快要天亮了,你是精神劲儿多吗?非要陪我在这熬着。”安逸却不管怀里美人的怨言,自顾自的往内宅走着,

    “我天天都见不到你,只能在等你回来吃饭时候看到你,你忙你的公务我不能多说什么,但你总不能把我看你的全力都剥夺掉吧,安伯爷!”

    柳思意那小巧的娇唇就跟连珠炮似的,安逸从来没见她说话那么快过,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愠味。

    安逸停住脚步,他也知道自己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儿几乎话都没跟这丫头说几句,她倒也是没有半分怨言,

    不过现在疫病流行,安逸是担心她休息不好反倒是让病源有了可乘之机,便轻叹了一口气开口劝她道:“我是担心你.......”

    “就这一次!”

    哪知道自己话还没出口,柳思意就抬起一根玉葱般的手指,在安逸面前晃了晃,变戏法似的换出一副近乎央求的表情看着他。

    安逸低头看向怀里的小美人,心道这丫头怎么变戏法似的,刚才还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现在又变了脸了,

    “如果我不同意呢。”

    柳思意听完他的话美眸弯弯的一笑,然后一把趴到安逸的肩上,凑到他的耳垂边低声道:“怎么?老爷又要跟妾身试试身手了么?”

    安逸见她这是软硬兼施,一会央告一会威胁的,看样子是铁了心要留下来了,没法子,只能遂了她愿了,便用单臂抱过柳思意,然后也朝着他比划了个一根手指,

    柳思意这冰雪聪明的人儿哪还不明白?小娃娃得了开心果一般轻点着臻首应承道:“好好好,知道啦,下不为例。”

    安逸这才又转回头来把柳思意抱回了正厅里坐下,

    要说这大理石小桌子上可是给安逸满满摆了六个菜,还腾腾的冒着热气,柳思意这屁股刚落在圆凳子上,便伸手把放的较远的一个瓷碟端到了安逸的面前,

    “喏,炒肝,你最爱吃的。”

    安逸这中午就没来得及吃上两口,到现在这光景儿真是饿坏了,拈着筷子夹起来几片就着白饭就往嘴里扒拉,这幅不知道饿了多少天似的模样引得柳思意扑哧一笑,伸出柔夷轻抚着他的背,还一边关切着:“慢些,慢些,还多着呢,又没人跟你抢。”

    安逸这本来还没事儿,被柳思意这话说的倒是呛着了几分,闭着眼似乎使了很大力气才把嘴里的饭菜顺着喉咙咽了下去,

    “我也是饿急了,中午就没吃上饭。”

    “你怎么中午又没吃啊?我看要不明天我让小厨房中午准备点儿,给你送过去吧。”柳思意一听就知道安逸中午不知道在哪儿就又跟那些个不懂得心疼人儿的粗汉子对付过去了,便担心的要给他送点现成的热食物。

    安逸则是抬起拈着筷子的手朝她摆了摆,“你啊,就带着安欣姥姥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哪儿都别去,外面疫病闹得这么厉害,府里让太医做了些防范倒还好些。”

    柳思意见安逸这一口下去,那小碗儿里的白米就少了一半儿,便有心的接过他手里的瓷碗,又满满当当的给他盛上了一碗,然后开口问他道:“现在那些个太医对这怪病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安逸一边往嘴里填了两口菜一遍摇了摇头:“能有什么办法?太医院的自己都倒下一个了。”

    然后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上次听那赵院使说,是找到了个法子的。”{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