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布衣天国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女儿家的心事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女儿家的心事

推荐阅读: 重生之侯府嫡女贞观祸害相府嫡女重生记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不负余生负情深透视神医最后一个葬魂师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招魂先生缝尸匠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一百七十七章·女儿家的心事

    安逸回到青城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兰州城发来的战报,辽军再起大军九万余进攻兰、青、肃防线,而且让他比较意外的是,这回负责主攻兰州的竟然是一直被放置在后方的小王子耶律休可,

    他的青城这边和廖瑛的肃城两个犄角,跟上次一样还是由两部分人马予以牵制,不过显然上次的青城一战也是让辽人长了记性,在青城前面的肃水川北岸摆了四万多人。(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因为这次辽军兵力近乎增加了一倍,往龙门、飞凌两个渡口这么一摆确实很难有所动作,再加上上次的一仗是打了个出其不意,所以这次辽人必然谨慎起来,

    再者说,辽军既然已经往青城方面增兵,那就说明上一仗的意义已经打出来了,照安逸的意思,现在只要把对面这四万多辽人稳在这里不去参与兰州的攻坚,就算是达到了品字形布防中青城该发挥的作用。

    然而辽人那边的拓跋部也是收到了大元帅韩光德的三令五申,若夏军强渡,只许北岸击敌人,不准渡过素水川,所以上一次兰州战役还打的热闹儿的素水川两岸,这回全完哑火没了动静。

    安逸这回倒是没有待在县衙里,因为高影疏之前给他的信中不仅带来了柳思意和安欣的消息,还告诉他江如月给他派来的两个人也是今天到,

    胡玉华和胡玉娟兄妹!

    何六的那件事儿自从像一根刺一样的扎在安逸的心里之后,他就写信给江如月把这两个人调了过来,主要因为这兄妹俩不是军中将领,对于所有人来说也都面生的很,再加上胡玉华也是有个敏捷的身手,所以用来刺探这些事儿再合适不过了,

    而他妹妹胡玉娟,就用来弥补他哥不识字的短板。

    “铭尹,兰州那边有消息即使来报。”

    “是!”

    安逸寻得了一处幽静的宅院,吩咐完金铭尹后,就独自仰躺在院子里摇椅上,手里捧着着刚刚从青城知县那里寻来的好茶,浅浅的斟了几口,

    当然了,这茶肯定没有自己府上的大红袍好喝,不过借着这冬日难得的阳光,倒也能凑合个算是享受一下这忙里偷闲,

    更何况,还有柳思意这红袖添香在侧.........

    “你说那个阿懿是你们在酒馆里碰到的?”

    柳思意将花瓷的茶壶端起,把安逸放在小圆桌上的喝了几口的茶盏斟满,应声道:“是的,说来也是奇怪,这不知道是哪家的富家公子,居然会做菜,而且听欣儿说还会变戏法,我瞧着他倒像是个江湖艺人似的。”

    这俩人本来跟安欣说是要去兰州的,但是到了青城阿懿却改口道因为战事爆发,所以要等到辽人退去之后再行前往了,因此便在青城留了下来,

    安逸一开始倒没有对这两个人有多少重视,直到今天早上分配绿营和卫所的驻防任务时,这个阿懿居然主动请缨要一起前往。

    当然安逸也以为这不知道哪家的公子哥没来由的气血上头便也没做理会,谁知道阿懿还不肯善罢甘休,一连找了他几次说要上战场去,

    换作一般人也就让金铭尹赶出去了,但是这阿懿毕竟是安欣嘴里的朋友,两个人看起来关系还不错,所以也就不好拉下来脸,便转念一想给他出了个难题。

    安逸把孟崎给叫了过来,就跟阿懿说你打得过他,我就让你去战场,

    他心道你一个富家公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能不能那得稳刀还是个变数,而且孟崎又是个骑兵将领,高高大大的骑着马一来怕是就把这小少爷吓住了,

    谁知道,这阿懿一口答应了下来,而且煞有其事的问姜尚借过来他那杆亮银枪。

    按安逸的话说这孟崎也是忒不争气,还没三合就被人家给挑翻在地了!

    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啊,

    索性就把他安排在孟崎的手底下,反正这次也都是在岸边驻防没有什么仗可以打,愿意去就让他跟着溜一圈便是。

    不过这小兄弟一套枪法耍下来,安逸也觉得他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公子哥了,再结合柳思意刚才说的,阿懿还真像个街头卖艺的,什么都会,

    “王京里达官贵人多,富家公子哥也是多如牛毛,有这么一个两个另类也不足为奇,只要别是跟北边有联系,派来打我们主意的就好。”

    柳思意坐在旁边,俯身到安逸的耳边,若有所指的笑道:“这小公子到不太像是北边来的,你的主意倒是不会打,但是欣儿可就不一定了。”

    安逸若有所悟的看着她,“你是说她............”

    柳思意莞尔一笑,点点头道:“可不是嘛,又会做菜又会变戏法儿的,像欣儿这种单纯性子的姑娘哪里受得住?”

    安逸听完她的话,那原本还一脸享受闲逸阳光的脸一下就沉下来了,

    “这不是胡闹嘛,连别人什么来路都不知道,就跟人家打的火热,女孩子家家的像个什么话!”

    柳思意就感觉此时此刻的安逸跟欣儿嘴里经常念叨她的老爷子安致远一般无二,她无奈的劝道:“你不用这么紧张吧?欣儿虽说单纯,但是又不傻,她要什么她自己清楚的。说不定这公子哥人还真不错,家室也般配,那不也了却了老人家的一桩心愿?”

    “对个陌生的姑娘大献殷勤,又是变戏法又是做菜的,这能是个正人君子?”

    柳思意听着他的话掩唇笑道:“这种事情哪有这么个说法的,那你刚到成都就往绛云楼里钻,就算是正人君子了?”

    安逸心道我正说正经儿事儿呢,这么还能扯到自己身上,一把就将俯在自己身旁的柳思意搂进了怀里,

    就在他刚要正一正家风的时候,就看到围墙的外面丢过来了一黑色的包裹!

    安逸还以为这是谁要秘密给他暴露什么消息呢,刚刚松开已经抱在怀里的柳思意欲要起身查看,就看到紧接着从墙的外面又翻过来了一个身着束身骑装的白衣女子,

    安欣?!

    安逸找的这个小院儿,是之前青城县丞的居所,

    这老县丞盖得这栋院子冬暖夏凉、绿影环绕哪里都好,可就一点奇怪的地方,就是他这个院子是后来加上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年人的思维都跳跃一点,这老县城直接就把这座大院子建在了小院子的外面。

    按照常理来说,一般人都认为出了小院落就是外面街道了,谁知道老县丞家里不是,他们家是出了小院落是大院子,出了大院子才是街道,

    这种奇葩的设计曾让不少老贺祝老县丞乔迁之喜的宾客都哭笑不得,但他肯定不会想到,新院子盖了这么久,仍然还有一个小姑娘,也被他这奇葩院子的受害者。

    安欣自以为完美的翻过了围墙而沾沾自喜,拿起黑色的包裹准备转身而走的时候,却被面前的两人定住了脚步,

    她就看到院子里柳思意侧躺在摇椅上,一脸玩味的看着她,而哥哥安逸则本着脸站在椅前,

    “你上哪儿去?”

    “我.......我在家里呆着太闷了,我想出去转转,去.......去街上走走。”

    很显然,她这个苍白无力的解释没有能够让安逸信服,侧躺在摇椅上的柳思意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还冲她扮了个鬼脸。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

    安欣瞟了瞟安逸带着些不悦的眼神,瞥了瞥嘴道:“好啦,我说了,我想去肃水川岸边。”

    安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希望用西北这蘸着太阳光的冷风浇灭心底的那一缕火气,

    “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对战场那么感兴趣了?从成都大老远的往战场了扎也就算了,这到了青城还要往那边靠,怎么着还非得看到辽人长什么样才罢休么?”

    安逸说完又用手指了指妹妹手里提着的这包裹,继续问道:“你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安欣看着哥哥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包上,忙向身后藏了藏,“没.....没什么的。”

    安逸当然不会被她这连自己都骗不过去说谎技术骗过,两步走上前去,从妹妹的身后把这黑色包裹拿了过来,然后反手就丢给了身后的柳思意,

    柳思意这猫儿一样的好奇心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她把娇躯正着这么躺过来,然后把安逸丢过来的这黑色包裹放在自己的怀里打开一看,

    里面居然都是各式各样的小糕点,米糕子、红枣儿和一些认不出来的类似年糕的东西,

    柳思意笑着看看她,挑着媚眼故作娇声埋怨道:“欣儿妹妹啊,你不是不会做饭的吗?这些可爱的小玩意儿在酒馆儿的时候,怎么没见着你做给姐姐吃啊?”

    说着她还拿起一个,轻张着檀口,假装要塞进去吃掉的样子,

    “哎~别吃啊~”

    安欣看着被来就没几块的东西就要又要被她吃一个,忙想要抬手制止,却又被哥哥的眼神给瞪了缩了回去,

    安逸看着柳思意拈在手里的小玩意儿,朝着妹妹故作无奈的长叹了口气道:

    “别说是你了,我做了她快二十年的哥哥,都还没尝过呢。”

    安欣看这夫妻两个一唱一和的说着,便嘟囔着小嘴解释道:“这是阿懿教我的,我之前也不会啊。”

    安逸朝着屋里一指,刚想说让妹妹回屋里去,不准擅自往战场上跑,

    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被门口金铭尹的喊声打断了,

    “逸哥,胡玉华兄妹来了!”

    说着他一闪身,就看到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两个人走进了院子,朝着安逸就跪倒在地,

    “小民叩见指挥使大人。”

    “好好,二位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我正等着二位呢。”

    柳思意看到安逸转身去迎那两人,忙朝着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安欣招了招手,

    “欣儿,快来!”

    安欣被哥哥这一通唬,正郁闷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就听到了柳思意的召唤,

    她又转头看着哥哥这会儿没工夫管她,哪还能不解其意,赶紧喜笑颜开的朝着柳思意跑了过去。

    柳思意把这怀里的黑色包裹给她麻利的一系,然后塞到欣儿的怀来,从躺椅上站起身来,拉着她就来到了院墙边,往外面指了指,伸出纤手对安欣道:“快,你踩在我手上,我把往上一送,你扒住墙边就出去啦。”

    安欣俏脸上都快乐开了花,朝着她思意姐的脸颊轻轻的呷了一口,

    “好姐姐!”

    柳思意笑了笑,亲昵的用手勾了一下安欣的鼻头,“自己注意,你哥事多没工夫管你,有事就来找我。”

    “嗯!”

    安欣重重的一点头。

    柳思意这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儿,把安欣这小身板一下就送上了墙头,把她推上去之后才发现自己这另外一只手里还攥着那黑包里的年糕,忙朝着安欣挥了挥,

    “欣儿,这儿还有一块儿。”

    “算啦,那个送给姐姐吃了。”

    说完,便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墙头上。

    “这孩子。”

    柳思意笑着自语了一句,然后顺手就把那块年糕丢在了嘴里,

    哪知道刚刚放进去还没来得及嚼,丁香小舌轻轻的这么一碰就险些让她忍不住干呕起来,

    “呃呃呃呃~~~这什么味儿啊?好难吃啊!”{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