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布衣天国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梦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梦魇

推荐阅读: 重生之侯府嫡女贞观祸害相府嫡女重生记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不负余生负情深透视神医最后一个葬魂师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招魂先生缝尸匠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一百七十四章·梦魇

    火光消失的一瞬间,却并没有安逸想象的那样一股浓厚的黑暗扑面而来,取而代之的是头顶的黑色虚无中斑斑点点的闪烁起了绿光,就好像是夜幕中狼的眼睛,无比渗人

    一开始是圆圆的,小小的,后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渐渐地,这光亮越来越清晰,大大小小的光斑好像是有灵性一样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亮绿色圆环浮在空中,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一时间浮上了一抹暗绿色的光亮,

    很快,整个山洞都被绿光照亮了!

    安逸虽然不知道这诡异的光是从哪儿来的,但至少给于自己一个暂时清晰的视野,他也顾不了那么多,转身冲着萧燕儿的方向跑了过去。(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按照他的话等在原地的萧燕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已经是歪倒在地上,美眸紧闭,

    “燕儿!燕儿!”

    安逸不知道萧燕儿是不是跟刚才自己一样也产生了幻觉才导致昏迷不醒,他只知道现在这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脱了他的认知,

    他将地上的萧燕儿横抱而起,刚一转身要走,眼前的景象就让安逸的脚下再难迈出一步,

    巨大的绿色光环之下,把刚才他摸到的一切照了个清晰,

    他们两个现在果然处于一个偌大的封闭洞穴中,中间有一个方形底座的三角形石造建筑,刚刚自己摸到的那个石壁就是这建筑的其中一面,每一面石壁的前面都有一个突出的石台,上面摆着一个铜镜,而这空中的绿色圆环,似乎就是这四面铜镜中射出来凝聚在一起的光。

    安逸站在原地,手里抱着昏迷不醒的萧燕儿,他已经瞪大了双眼,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眼前的这一副见所未见的景象,

    但是这洞穴似乎没有跟他们善罢甘休的意思,空中巨大的绿色光环中突然耀出一抹白色的光门,光门之中竟然缓缓的走出了一名女子的影像,

    这女子步踏虚空而来,举手投足的雍容高贵之间还带着一丝如同女王般的威严,周身都散发着让人无法正视的耀眼白光,

    只是手里拿着的一个手杖上面,有个不大不小的黑色空洞,随着她手臂的不断挥动,那空洞仿佛就是原本镶嵌着东西,后来不知道为何掉了一样,十分的突兀,

    女子也不知道是认识安逸还是认识他怀里抱着的萧燕儿,眼神如月射寒江一般冷艳异常的看着他们俩,檀口轻启,竟然真的发出声音来,

    “你们俩想好了吗?”

    这声音甚至和在黑暗中传来的萧燕儿的声音还不一样,空灵之感顿生,仿佛根本就不是说在她的嘴里,而是原原本本的响在自己的心里。

    安逸当然不知道她问的这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我们俩想好了吗?我跟谁就想好了吗?

    女子看着安逸半晌不答话像是十分的恼怒,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之后,手向前那么一抓,凭空竟然抽出一把剑来!

    “那你们就再想一世吧!”

    二话不说,朝着安逸就刺了过来!

    安逸脸上一阵苦闷,这今天是怎么了,好像自己是个什么罪大恶极的人,怀里抱着的天上飞来的,每一个都要杀自己,

    “别别别,我都不认识你,你是谁...........啊!”

    虽然是一道光影,但是安逸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胸前撕裂般的疼痛,殷红的鲜血半点儿也没有作假的流了出来,

    安逸感觉到嗓子眼儿一甜,喉咙中一口暖意涌了上来,再待那女子把插进他胸膛的光剑狠狠的一拔,

    “噗~”

    如注般的鲜血透过他的胸膛喷涌而出,安逸看到怀里萧燕儿白皙的俏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血雾,自己抱着她的双手也是一阵的无力,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一幅幅的过往画面,

    他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我要死了吗.........

    空中的女子仿佛很是兴奋一样,原本萦绕周身圣洁的白光已经变成了恐怖的猩红色,她脸上的狰狞之色越发浓郁,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永远不会!不会!”

    安逸感到脑海里阵阵的虚空向着自己袭来,饶是尽力的支撑,也是无法阻挡眼皮的缓缓的闭合.......

    “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

    “你是谁!”

    安逸“嚯”的坐起身来的时候,把趴在他身边已经是迷迷糊糊睡着了的柳思意吓得一下清醒了过来,

    柳思意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看到他坐了起来,脸上忙添上了一抹惊喜,

    “你醒啦?”

    安逸看向她却是一脸的茫然,“思意?”

    他周身的看了看,女王的光影、巨大的石造三角塔、空旷的山洞完全不见了踪影,不过屁股下面的这破床他倒是熟悉,说明他已经置身在悦来客栈中了。

    安逸有些不明白,他问向柳思意:“你们救我出来的?那是在哪儿?燕儿呢?”

    柳思意给安逸慢慢的斟了一杯热茶,转身给安逸递了过来,她虽然不知道安逸说的是什么,但是最后一句倒是听得真切,朝着他挑了挑眉问道:“燕儿.........是谁?”

    这下安逸倒是彻底懵了,难道在做梦?不会吧?

    他一边想着一般掀开自己的衣袍,看到身上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些伤痕。

    柳思意看到安逸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便跟他解释道:“我带着欣儿来找你的时候,你就在这儿了,铭尹说你们两个去摸什么辽人奸细的底,接过你昏迷不醒被那个辽人女子给送回来了,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儿呢,你说的燕儿就是那个女的?”

    “金铭尹人呢?”

    安逸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柳思意却一把拦住他问道:“你又干嘛去?”

    “我得去问个清楚,怎么可能是做梦,我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看着的。”

    柳思意不明就里,却也不放心刚刚苏醒的安逸下床,嗔了他一眼起身道:“你躺在这儿,我去找他来。”说罢,便起身出了房间。

    安逸坐在床上用手捂着脑袋,之前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都能够想的起来,就好像刚刚刚刚发生没多久一样,他甚至还记得那个假的“燕儿”提到的什么康国,还有那个巨大的女子光影问的“你们俩想好了吗?”,这究竟是代表着什么?真的是自己在做梦?

    “逸哥,你找我?”

    金铭尹的声音打断了安逸胶着的思绪,他开口问道:“到底什么情况?昨天晚上我们不是分头出去了嘛?后来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金铭尹听完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诧道:“你还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这探什么奸细去了探了一夜?然后还是那个女辽人把我叫过去的,当时我进她屋里你就躺在地上,她说你昏迷了,让我把你带走,我这不就把你带回来了。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不会是自己中了那个熏香了吧?”

    安逸皱着没有想了想,摇了摇头:“没可能,那熏香我用都没用。”

    “那你们俩............”

    金铭尹这话说一半儿,瞅了瞅旁边的柳思意,又憋回去了,

    “她别的没说什么吗?她人还在吗?”

    金铭尹摇了摇头,“不在了,早上那个壮汉就回来他们俩就走了,不过我看那个女的好像是没睡好,一脸的无精打采样。”

    “算了,那走了就走了吧。”

    安逸倒不是想着萧燕儿,而是他想找萧燕儿问个明白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是个结在心里也是难受,

    不过他这怅然若失的表情,看在柳思意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大老远跑过来找你,还差点儿被人蒙翻在黑店了,不仅一句问候没有,还在这儿心心念念别的女人,搁谁谁心里能舒服?

    她就有些不悦的把手里一直端着的茶盏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茶给你放这儿了,你们俩先聊着。”

    淡淡的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饶是金铭尹都看出来气氛不对了,忙担心的安逸:“思意姐........好像不太高兴啊?我没说错什么吧?”

    柳思意一出去安逸也才反应过来,也是刚才自己这现实梦境一直纠结不清,把她倒冷落了,他笑着宽慰金铭尹道:“没事没事,不关你事,怪我,我去找她吧。”

    说着安逸就要下床,

    可是金铭尹突然把他拦住了。

    安逸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心道我就下个床你们两个一人拦我一次这算什么意思啊?

    哪知道金铭尹一脸神秘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个信封,低声道:“刚才我看思意姐在这儿,所以没拿出来,是那个女辽人留给你的,你自己拆吧。”

    说完,他站起身,朝着安逸做了一个我都懂的表情,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金铭尹这一连串的动作倒是把安逸搞得哭笑不得,这亲兵队长保密工作做的倒是挺到位,可是就算没事儿都要被他弄出事儿来了,

    安逸把他递在自己手里的信封颠来倒去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个普通的信函,拆来开看,里面一封薄薄的信纸,上面用毛笔写了一行镌秀的小字:

    “这不是梦,你看到的我都看到了。”

    就这么一段话,翻过来就是一面白纸了。

    安逸觉得这个燕儿姑娘一定是知道什么,不然一般人经历这样的事儿,只要是会怀疑自己做梦或者出现幻觉了,她却如此肯定这不是梦,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女人应该跟那洞里的东西有关系,至少是知道来历,

    莫非这世上真的有鬼怪神明?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切。

    安逸用手扶着额头,眼眸深深的紧了一下,这刚刚苏醒就有思考这么复杂的事儿,确实有点儿受不了,

    算了,随他去吧,反正也想不出个头绪,如果真的和这些“东西”有缘,一定会再见到那女子的,

    现在主要的,还是把刚才气呼呼走出去的大小姐给揽回来,

    安逸苦笑着穿上床下的官靴,然后把那素色长袍往身上一披,叹了口气道:

    “唉,苦命人啊。”{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