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 > 430.教主与教主

430.教主与教主

推荐阅读: 武侠世界的小配角浪迹在诸天轮回之戒女总裁的近身高手一嫁太监误终生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美人如玉无上战神圣名娇宠小萌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陈洛阳带着江懿,行走在红尘间,并渐渐向上,来到天穹上方。全本小说网,HTTPS://щщщ.taiuu.com

    他双目中乌黑玄光喷薄而出,在半空里化为一片仿佛墨迹般的霞岚。

    然后这些乌黑霞光,将虚空洞穿,形成仿佛门户般的存在。

    带着江懿不如黑色的门户,进入黑暗洞天里,走到那漆黑宫殿外,陈洛阳说道:“前辈稍候,待我禀报家师。”

    “还请洛阳帮忙美言几句。”江懿说道。

    陈洛阳点点头,入了宫门,消失在黑暗中。

    他的心神,同这黑暗洞天的主宰,也就是魔尊遗蜕相连。

    此刻在“魔尊”的视野里,江懿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对方没有任何多余动作,规规矩矩站在原地,耐心等候陈洛阳通传,“魔尊”召见。

    陈洛阳观察片刻后,本人重新出去,现身在江懿面前:“前辈请随我来。”

    江懿当即跟在他身后,步入宫殿群里,穿过重重宫门院落后,两人一起来到中央大殿处。

    陈洛阳推开宫门,两人一起入内。

    然后便见殿内座上,一个身影笼罩在淡淡黑气下,看不真切。

    但震撼心灵,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的浩荡威势,仿佛弥漫天地间各个角落。

    而除了高居座上,那仿若神?一般的存在外,殿内还有一尊高大的三足巨鼎屹立。

    鼎身在微微震动,仿佛有什么恐怖至极的存在,正于其中孕育。

    陈洛阳向座上那身影一礼:“师尊。”

    江懿也同样恭敬一礼:“古神教江懿,参见至尊。”

    “免礼。”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在大殿内回响。

    陈洛阳二人略微放松。

    “魔尊”不疾不徐的说道:“洛阳退下吧。”

    “是,师尊。”陈洛阳当即行礼,然后退出大殿。

    殿门也随即关上。

    殿内只剩江懿一人,面对那红尘真正的主宰。

    陈洛阳出了大殿后,自顾自离开。

    不过他脑海中,视角分为两个,一个属于自己,另一个则属于殿内那高居座上的身影。

    第二个视角中,正对着下方大殿里的江懿。

    陈洛阳不做声,只是以“魔尊”的视角,静静看着江懿。

    那有如实质的视线,已然让江懿几乎感到窒息。

    “冒昧求见至尊,实是因为此前无意中,有了特殊的发现。”江懿主动开口,恭敬禀报道:“上次人多眼杂,未敢向至尊言明,今日私下求见,还望至尊恕罪。”

    “讲。”上方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回荡。

    江懿答道:“距今约八十年前,晚辈曾遇见一人,疑似传说中的幽冥神之一。”

    …………那他么的是谁?

    陈洛阳听了,几乎有翻白眼的冲动。

    黑气笼罩下,他暗中观察,却见江懿神色极为郑重严肃。

    自打认识对方以来,还是第一次见江懿这般模样。

    一直以来,这位红尘古神教总教教主,总是一副温文尔雅,令人如沐春风,却又感觉深不可测的模样。

    但现在,郑重严肃之余,还流露出忌惮之意。

    照理说,这所谓“幽冥神”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并非江懿自己随便发明一个名目。

    除非他已经笃定这个“魔尊”是假的,否则这样自己杜撰一个名目来试探真假不知的“魔尊”,未免太冒险了。

    陈洛阳心中疑惑,琢磨着要不要试试看,通过白玉瓶查询相关消息。

    他思索的同时,没有出声。

    但视线落在江懿身上不动,像是表现出几分重视的意思,但却没有其他更多表示,让人难以猜度他的想法。

    江懿继续说道:“晚辈无法确定其身份,冒然禀报至尊,万望至尊恕罪,但其举止确实可疑,因此这些年来一直惴惴不安,如今至尊终于出关,是以不敢耽搁,仓促上报。”

    幽冥神……之一……

    也就是说,有不止一个。

    跟幽冥十二剑什么的有关系吗?

    陈初华当初那口黑棺,也被认为是幽冥之宝。

    但是看血河老祖还有黑水绝宫宫主那么热衷的模样,似乎又不像是红尘界里的忌讳。

    至少,虽然天河老剑仙等人似乎忌惮,可是魔尊并不介意。

    而看江懿现在这副样子,所谓“幽冥神”,却是整个红尘界的禁忌,是魔尊也要在意的事情?

    都跟幽冥沾边儿,当中有什么分别吗?

    陈洛阳脑筋快速转动。

    还是说,这是对方试探的一个圈套,想看看自己这个“魔尊”如何回答?

    能省琼浆不动手,自然是不动手为妙。

    积累丰厚,好留着收拾那所谓的天少君。

    略微思索一下后,陈洛阳本想试着问问江懿是碰见哪一个。

    既然提到“幽冥神之一”,那就说明有不止一人。

    通过江懿的回答,他可以对这所谓“幽冥神”多了解一些。

    不过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这种情况下,多说多错,还是尽快结束话题为妙。

    于是陈洛阳最终开口,变为简单一句。

    “地点?”

    江懿恭敬答道:“在纵横山倾月岭一带。”

    倾月岭没听过,纵横山有点印象……陈洛阳心中暗自想道。

    那是古神教在红尘里的势力范围之一,绵延千万里的巨大山脉。

    倾月岭看来应该是纵横山脉的一部分。

    陈洛阳一边想,一边说道。

    “好,你有心了。”

    然后便不再言语,等于结束了这个话题。

    江懿自然也不敢继续纠缠不放。

    他恭敬向座上黑气缭绕的身影一礼:“谢至尊,晚辈接下来也一定留神,一有发现,立马禀报。”

    “再有类似事,由洛阳转告即可。”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说道。

    江懿恭敬答道:“是,晚辈遵命。”

    稍微顿了一下后,他似乎略有些难以启齿:“有一事,令晚辈惶恐,冒昧请教至尊,还望至尊恕罪。”

    “讲。”陈洛阳扮做的“魔尊”不动声色的说道。

    江懿轻轻吸一口气:“本教郑师兄习得‘女娲’,不知是洛阳自己的想法,还是至尊您……”

    陈洛阳闻言,微微一怔,脑海中电光火石间闪过几个念头,生出恍然之感。

    江懿话里意思,分明是在向“魔尊”求证,古神教长老郑池修炼神武魔拳中的“女娲”一式,是从他陈洛阳这里得到拳谱,还是“魔尊”本人亲自传授。

    对江教主来说,前者的话,说明陈洛阳和郑池暗通款曲,私下串谋。

    而要是后者的话,那就更糟糕了。

    而陈洛阳则把握住这当中两重信息,其一,江懿笃定他陈洛阳不仅有“神农”、“玄冥”,还有“女娲”,甚至是笃定他有全套神武魔拳的拳谱。

    其二,在江懿的观念中,“魔尊”拥有完整神魔血,全套神武魔拳。

    照这么看来,当初对方之所以笃定自己是“魔尊”传人,原因就着落在神武魔拳上?

    但问题是,江懿为何如此确定,魔尊有完整神魔血?

    按照红尘古神教的历史,跟魔尊并没有直接关系,非魔尊所创立。

    否则古神教在红尘界早横着走上天了。

    而江懿本人年岁刚刚将近二百,魔尊则是在大约千年前就闭关,双方应该没有接触过。

    尤其陈洛阳还清楚知道,这位闭关的魔尊,早就挂了……

    陈洛阳心中思绪飞转的同时,面上扮做“魔尊”则若无其事。

    “嗯?”

    座上的身影,微微侧首,目光落在江懿身上。

    江懿额头见汗。

    “本教神魔血不完整,历代教主皆负有整理收集典籍之使命。

    晚辈不才,承继本教第二十四代教主之位,有幸得悉本教第十九代祖师遗训,至尊您这里有完整神魔血,是以从接掌教主之位起,便一心希望能得见至尊求教。

    可惜至尊您闭关未出,晚辈一直无福源得见,及至后来惊觉洛阳是您的传人,并得传神魔血,晚辈心中不禁大喜过望,亲自见证本教传承完整神魔血,他朝泉下,也可面见历代祖师……”

    说是这么说,但江教主多少还是有些忐忑和不安。

    陈洛阳看着对方,心中思索的同时,用平淡的口吻说道。

    “年纪轻轻,少些杂乱心思。”

    虽是训斥,但面前江懿听了,明显放松许多。

    只这一句话,基本就能肯定郑池的“女娲”并非至尊亲传。

    另外陈洛阳那边,可能性也变小许多。

    看来郑池的“女娲”,更可能是源自复原了自家古神教历史上失传的那个版本,而非源于魔尊师徒新鲜传授。

    “晚辈冒昧,万望至尊恕罪。”江懿恭敬的向座上那身影一礼。

    “下去吧。”陈洛阳语气波澜不惊。

    江懿当即恭敬告退。

    出了大殿之后,就见陈洛阳本人正在外面。

    此刻的江懿,面上已经恢复往日温文平和的模样,他微笑着看向陈洛阳:“见过至尊,我该告辞了,洛阳同我一起动身吗?”

    “稍留片刻。”陈洛阳说道:“我也有些事情要禀报家师。”

    江懿便点点头:“那我先告辞了。”

    陈洛阳言道:“见过家师后,我将往血河一行。”

    “有劳洛阳。”江懿道谢之后,告辞离开黑暗洞天。

    陈洛阳入了大殿,同座上的“魔尊”对视。

    沉思片刻后,他心神沉浸于黑镜“右眼中”,对着那五面镜子。t21902181{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