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3)

推荐阅读: 重生之侯府嫡女贞观祸害相府嫡女重生记侯门嫡女如珠似宝不负余生负情深透视神医最后一个葬魂师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招魂先生缝尸匠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小糯米团子猛抬头,软着嗓子叫了声父君,却仍是使劲抱住我的腿。

    我被他带累得转不了身。又因为长了他不知多少辈,不大好意思弯腰去掰他的手指,便只得干站着。

    那身为父君的已经急走几步绕到了我跟前。

    因实在离得近,我又垂着头,入眼处便只得一双黑底的云靴并一角暗绣云纹的玄色袍裾。

    他叹息一声:“素素。”

    我才恍然这声素素唤的,勘勘正是不才在下本上神。

    四哥常说我健忘,我却也还记得这十几万年来,有人叫过我小五,有人叫过我阿音,有人叫过我十七,当然大多数人称的是姑姑,却从未有人叫过我素素。

    碰巧小糯米团子撒手揉自个儿眼睛,我赶紧后退一步,含笑抬头:“仙友眼神不好,怕是认错人了。”

    这话说完,他没什么反应,我却大吃一惊。离离原上草,春眠不觉晓,小糯米团子他阿爹的这张脸,真是像极了我的授业恩师墨渊。

    可我毕竟还是未将他误认做墨渊。

    七万年前鬼族之乱,长河汹涌,赤焰焚空,墨渊将鬼君擎苍锁在若水之滨东皇钟里,自己却修为散尽,魂飞魄散。我拼死保下他的身躯来,带回青丘,放在炎华洞里,每月一碗生血养着。

    墨渊是父神的嫡长子,世间掌乐司战的上神,我从不相信有一天他竟会死去,便是如今,也不相信。所以我只默默地等,每月一碗心头血将他养着,为了有一天,他能再似笑非笑地唤我一声小十七。

    想到这一层,我略有些伤感。

    可眼下的情境却似乎并不大适合伤感。正应了那句老话,大惊之后必有更大的惊,

    我还没回过神来,面前的糯米团子爹已挥袖挑下了我缚眼的白绫,我反射性地紧闭双目。 他抬手抚过我额间。

    小糯米团子在一边抖着嗓子喊登徒子登徒子。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十分平和,连那年红狐狸凤九煮佛跳墙把我洞前的灵芝草拔得个精光,我也未曾与她计较。可这会儿,额头青筋却跳得很欢快。

    “放肆。”多年不曾使用这个句型,如今重温,果然有些生疏。

    小糯米团子来拉我裙角,怯怯道:“娘亲是生气了么?”

    他爹良久不见动静。又是良久,终究将那白绫重新为我缚上,才道:“是了,是我认错人,她从来不会做你这副色厉内荏的模样,也不比你容色倾城。方才,冒犯了。”

    隔了这半近不近的距离,我才看清,他玄色锦袍的襟口衣袖处,绣的均是同色的龙纹。

    虽是几万年不出青丘,所幸神仙们的基本礼仪我倒还略略记得,除了天君一家子,上穷碧落下黄泉,倒也没哪个神仙逍遥得不耐烦了,敢在衣袍上绣龙纹。再看看他手上牵的糯米团子。我暗忖着,这玄色锦袍的青年,大抵便是天君那得意的孙子夜华君。

    可惜了临风玉树的一副好人才,年纪轻轻的,却终得同我这老太婆成亲,真是叫人扼腕长叹,天道不公,不公至斯。

    因这层关系,我一直对他深感歉意。所以目前这当口,虽是我被冒犯了,因想到他是夜华君,竟硬生生生出一种其实是我冒犯了他的错觉,只得呐呐笑道:“仙友客套得紧。”

    他看我一眼,目光冷淡深沉。

    我往旁边一步,让出路来。小糯米团子犹自抽着鼻子叫我娘亲。

    我认为既然迟早我都得真去做他的后娘,便也就微笑着生生受了。

    夜华牵住小糯米团子的手,很快便消失在尽头拐角处。

    直到这时候,我才陡然想起,把他们两父子放走了,那谁来带我出去这园子?

    赶紧追过去,却是连人影都瞧不见了。

    

{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